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虫铁】Rosa Fenestra 7(abo中世纪AU

预警:

1.背景设定14世纪末15世纪初英格兰

2.梗有来自历史(并非同一时间段

3.与MCU相比时间轴有调整

4.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5.私设如山


声明:

我努力去还原我心中黑暗又灿烂的中世纪,写这个AU也是一被漫威逼上了绝路二是兴趣使然。我自知没有能力面面俱到,所以欢迎捉虫。如果这篇文章有幸在茶余饭后博君一笑,白桃十分荣幸w



最近沉迷世界杯和雷诺瓦的拼图,1000pcs真的是什么妖魔,光是整理就让人好头痛hhh

以及每更diss老福特,我恨限流【尖叫











       Chapter 7





      那晚过后,Tony亲自修书一封,派人连夜飞马赶回基德敏斯特,将Peter正式升任巴斯骑士加入御前骑士团的消息传达给了May。


      从此Peter就要长居宫廷,这与素来不愿侄儿高调行事的男爵夫人意愿相背。但形势所趋,提携Peter是遂那年轻人的夙愿,埋没将才绝非为君之道。他已经暗中守护了Peter十八年,如若再不让他学会自保,谁都无法指望这薄凉的世界里真有一棵万年长青的庇荫之树供他不谙世事。


      岁月的大限无人可逃,纵使头顶王冠让他护得了一时,却保全不了一世。


      棕发的君主长叹了口气。他抬眸,看见清晨起了薄雾后模糊的玻璃上倒映着自己的身影。那双深珀色的眼中,是因为许久未能一夜安眠而缠绕上的血丝。


      房间内仍然燃烧着有助睡眠的草药熏香,那些袅袅幽幽的烟雾透过雕刻着圣母子像的黄金香笼充盈了整个空间。笼上原本剔透闪耀的各色宝石因为常年使用,蒙上香灰失去了光泽。


      多么讽刺,一个天主教徒已然被无法安寝的境况逼到走投无路,哀戚悯世的圣母却无法救赎她的孩子。事实总是如此绝望,无论是神祇还是天使,都无法让一个背负了至高权力的人类随心所欲地酣睡。


    “Jarvis,”Tony出声,有些沙哑地传进自己的内侍官:“说说昨天Lord Parker在他的新位置上干了什么。”


      他依旧望着雾气中朦朦胧胧的英格兰,似乎是想透过这些障目的细小水珠,看清自己手中的土地究竟是什么模样。就像他坐在清冷的王座上,看透那些时刻环绕着他的谄媚背后,是如何令人心惊肉跳的阴谋。


      金发的内侍官毕恭毕敬地走着最规范又繁杂的礼仪流程,他行了礼后才直起身:“基德敏斯特男爵大人昨天已遵从贝德福德公爵大人的指示,熟悉了御前骑士团和巴斯勋位骑士团的工作与义务,Your Grace。”


    “那么现在,就把我熟悉了事务的御前骑士叫来,”英格兰的国王退下了自己披在身上的绸布外套,“Friday,更衣。是时候给那群自命不凡的高卢孔雀下个马威了。”


    “遵命。”两名内侍官一齐应答,迅速动作了起来。


      像女孩们的玩偶,也像被命运束缚的傀儡,Tony眼睁睁看着那一层一层羡煞他人的锦衣华裳将自己桎梏。


      等他换上华服走出房门时,Peter已然在屋外恭候。宫廷不似别处,无论是言语还是衣着皆是规制森严,栗发年轻人也依照礼仪戴上了坠着银球爵纹的颈链,他瘦削的身躯被制作精良的深色官服包裹,看似单薄的身影下却暗藏着无尽的力量。


      Peter明了,宫廷是一座巨大的坟墓,看似富丽堂皇足以随心所欲,实则处处陷阱让人如履薄冰。一有不慎坠入深渊,便只有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但是看见国王,他还是露出了朝阳般的笑容:


    “早上好,Your Grace。愿上帝的荣耀永伴您左右。”


      棕发的君主只是微微颔首,随即向前走去。而Peter在Jarvis的示意下跟在右边,成为国王队伍中最靠前的一位。


      这仅仅是他入住宫中的第二天,却能如此近距离地随侍在侧,这一认知让栗发的年轻贵族无比雀跃,毕竟在过去根本无法想象。他本以为自己永远只能在基德敏斯特小小的礼拜堂里,沉默着仰望承载了神明之光的国王。


     “我希望你能清楚,My Lord Parker,你今天的职责。”棕发的国君抬手将自己皱起的披风挥向一边。


     “是的,Your Grace,我将对您的安全负起责任。”Peter的目光集中在君主的后脑,年轻的御前骑士任由自己原本收敛好的顽皮心性想象着他的国王陛下此时的面容。


     “你没听明白我说的是今天吗?这个看似普普通通,但是,真是要命,由于去面见法国大使而变得非常特殊的今天。”Tony短暂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提携的栗发骑士,忽然生起了想要揶揄这位耿直大男孩的心思。


    “呃…我想,我的职责还是保证您的安全?”


      不知是否因为前一晚那说不上正常的授封仪式,让常年处于重压之下的英格兰君主找到了非同寻常又行之有效的娱乐方法。Tony发现只要有Peter在场,他都忍不住被那份阳光般的气息感染,宫廷教会带来的阴翳似乎都能被驱散,他也终于能放纵自己沉溺于片刻的松弛,忍不住与身边人逗笑。


    “除此之外,你还需要面目狰狞一点。没错,学学别西卜*的凶神恶煞,明白吗?我好不容易千挑百选收了个御前骑士,唯唯诺诺的难道给别人看笑话?”Tony强忍笑意严肃道,他几乎可以看到身后的年轻人会露出怎样迷惑而又愕然的表情:


     “那群法国雉鸡见风使舵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光有个国王在那边态度强势可没用。我单说自己开局稳赢没人会信,总得把我自己手里的棋子亮出来给他们看看,才足够让人膝盖发软。”


     “您不可能没有把握,您说过您从来不开没有把握的局。以及,”Peter的嗓音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小小的不满和委屈,“请不要再戏谑我了…”


      随行的两名内侍官看着新任的巴斯骑士一脸无所适从,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哦,没意思。”Tony摊了摊手:“你在宫廷里没学会油嘴滑舌是件好事,但是,这不代表你应该无聊得仿佛一个修道士。”


      年轻的骑士满头黑线,他似乎对自己的君主有了些许误读。就算性格不似被推翻了的理查二世那样乖谬又肆意妄为,但是平时不苟言笑的国王原来开起玩笑来也不见得就会手下留情。


      当然他知道自己应该为此而感到开心,毕竟Tony向来不会在不信任的人面前显现出哪怕一丝情感松动,他永远对于捍卫王权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强硬。当然,Peter没能看见自己身前的君主嘴角漾起了一抹忍俊不禁的弧度。











      Tony领着众人来到御书房的私人会议室时,原本互相站立谈论的几位心腹贵族全部噤声行礼,法国大使则带领两位侍从用带着法兰西口音的英语向这个国家的主人致意。


     “愿上帝的光芒永远笼罩着您,公正英武的法律守护人,我等敬仰的国王陛下。”


     “不必拘礼,”Tony坐上主位,示意贵族们落座,“如果你觉得麻烦,我倒也不介意用法语*交流。”


      棕发君主的的语气已然不同于方才说笑那般轻松,而换成了一国之主不怒自威的低沉,哪怕言语间捎带了谐谑,依旧让对方感到芒刺在背。为首的大使官只能强笑了两声,也不知如何作答。


      Peter清明自己的职责,他单手握着长剑随时准备抽剑出鞘斩杀一切威胁国王的逆臣。


      虽然他因为Tony之前的解说而得知这大使团中,仅有这出席的三名是奥尔良党。君主的本意也是与其谈判而并不想让代表着法国王室的另外三人参与。但是他依旧倍感奇怪,假若使团分开行动,不就等于划清了奥尔良与法国王室的界限,将这秘密公开无异于放虎归山,让他们跑去城中与线人接应?


      他虽然疑惑,却也知道自己在这个坐满了权臣的会议中并没有说话资格,他相信自己的国王陛下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在座各位心知肚明,我不喜欢绕弯,游吟诗人的那一套留给姑娘们去喟叹。开门见山吧,大使。不管是对奥尔良公爵还是勃艮第公爵,我的诉求都一样。想要得到英格兰的青睐,就看谁能开出更诱人的条件了。”Tony单手撑头,淡淡地看向面前的大使。


      英格兰至高无上的君主一身绣着法兰西雄狮的深蓝披褂,内着金鸢尾纹样的白色绸袍,宽大的袍袖和披风交缠着铺盖了主座垂落到地上,雍容而高贵。所有人都对这着装的意义洞若观火,代表着阿基坦公国的狮纹和法兰西王室的黄金鸢尾,棕发男人的野心完完全全展露,他甚至不曾想过掩饰。


      头顶王冠的英国男人昂起了头:“让我看看你们的诚意。”


     “勃艮第公爵提出的要求,我们都能满足,Your Grace。”大使双手交叉在前胸,他神色如常,似乎对于国王的如此态度早有预料。


      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了Aldrich并非表面上那样安如泰山,Peter皱眉,奥尔良党分明洞悉了勃艮第人先其一步,恐怕唯一参不透的事实只有代表人是Christine了。


     “不过很可惜,勃艮第人的要求我并不方便透露给你们。”Tony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们是政敌,我也不是你的同盟,劝你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套取你们不知道的信息。”


      然而这一回的交锋明显是大使败下阵来,他当然知道这位高傲的英格兰君主对于他国大使的态度向来不会有多么亲切友善,可是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对这样的政治秘密如此大方的承认,甚至毫不犹豫的坦诚了他与勃艮第的谈判往来。


     “我们绝无冒犯的意思,尊敬的英王,”大使微微皱眉,“我们愿意为您的赴法旅途清扫道路,阿基坦的多尔多涅、吉伦特、朗德*,都将是您名下的所有物。”


     “哦?那么洛特加龙和比利牛斯呢?”距离Tony最近的血亲克拉伦斯公爵Vision眯起了双眼,纵使语气不若他的王兄那般强硬,然而那金色的双眸中依旧闪着寒光,“我想,您不该不清楚金雀花王朝的由来,不该忘记手握阿基坦全境继承权的阿基坦的埃莉诺嫁给的是后来的英格兰国王,我们敬爱的大家长亨利二世。”


     “尊敬的克拉伦斯公爵大人,您也不应该忘记,我是说,约翰王*丢失了那些土地,那里如今也应该属于法兰西。我认为安茹帝国的丢失实在不应该算在其中。”


     “你最好搞清楚你现在身在何处,沟通的对象是谁。”Tony的声线已然冷冽下来,“需要援军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的主子Ivan·Vanko。想清楚的你的使命,别让奥尔良公爵失望。”


     “你最好别忘了当时是谁答应了英国交还阿基坦全境,才让克拉伦斯公爵大人和我的士兵们挺近了布卢瓦来帮助你们,”原本坐在一侧始终沉默的Bucky被大使推脱责任般的话语激起了些许怒意,“是你们的贝里公爵自己马失前蹄输给了勃艮第人,才把协议的白纸黑字全部作废*。”


     大使已然无法继续傲然,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英国人们竟会如此强硬,谣传Anthony·Plantagenet对于法国的诉求并非像以往的列为君主们那般殷切。当时不再寻求援助时法国诸侯给出的赔偿也足够优厚,克拉伦斯公爵与马奇伯爵共同率领的军队也就此罢手退兵。他本以为这件事各自吃亏谁都不会提起,谁知现在他们却是如此紧咬不放。


     “当时的赔偿费可不便宜,马奇伯爵大人。”


     “难道我们的人没有退一步吗,大使先生?”贝德福德公爵忽然出声,他看了一眼自己身边面带愠色的好友,“我记得当时诉求的12万克朗,你们连带着金质耶稣受难像也不过给了5.5万克朗。这还只是给予克拉伦斯公爵大人的赔偿,需要我报出其他数据吗?”


     “假若,尊敬的先生,您对一头年产四千升的奶牛要求四万升的量,这无异于漫天要价。”


     “喔,您觉得无法洽谈可以出门右拐,我的绅士们乐意带您去码头,提前结束你这全是烦恼的旅程。”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的君主忽然笑出了声,“告诉我,你还想继续和我们谈么?”


      大使没有说话,他的额角已经布满了汗珠,半晌可怜的男人才低声回应:“是的,陛下,我们需要继续商谈。”


     “那好,忘记刚才的不愉快。别拐弯抹角了,大使先生。您聪明如此,知道这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好处。”Tony挥了挥手示意侍从端上饮料,“说吧,你们的价码。”


     “…”大使喝了一口葡萄酒,似乎是无比艰难的开口:“我们愿意给予您阿基坦…全境的主权,也愿意将Wanda公主嫁来英格兰,当然还有原本就说好的60万金币。”


     “嗯,不错。让Wanda公主嫁来英格兰。这是个诱人的条件。”Tony心情颇好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Peter却是愣住了,Wanda公主是Justin·Hammer·Valois*最心爱的女儿,纵使老国王已经疯傻在床,她也是他唯一能认出来的人。尊贵美丽的公主,尽管她的所在之地国将不国,身份却依旧高贵如初。她的到来甚至可以将陛下原本不伦不类的法国王位诉求变得合法化。这样的女子,他如何可以期盼自己有着统一英法壮志的国王陛下放弃。


      不知何处而起的失望一点一滴地吞噬着年轻的男爵,直到Tony再次出声。


     “不过不是嫁给我,而是嫁给我的幼弟克拉伦斯公爵Vision·Plantagenet。”棕发的君主抬手向胞弟的位置扬了扬,“你看我孓然一身,注定膝下无子。如今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便是他,我人品高尚、英武果断的弟弟。所以,法兰西最珍贵的玫瑰,Wanda公主成为英格兰王后只是时间问题。”


      栗发的基德敏斯特男爵瞪大了双眼,原来他的陛下并非看不上通常女子,竟是根本并无娶妻之意?


     “我想这应该不会成为您拒绝的理由吧,大使先生?”看戏已久的德文伯爵Clinton笑说。


     “当然不,亲爱的德文伯爵大人…”


     “既然你说不下去,我就把我要的全部告诉你,”Tony的耐心似乎已经被贵族和大使的你一言我一语耗尽,“除了你能给出的,我还要恢复安茹帝国的版图,诺曼底已经在我手上了,但是,曼恩还处在别人的统治下。”


     “无比尊贵的陛下,请您不要为难我…”


      棕发的男人打断了大使带上了哀求声调的话语,继续道:“当然,不能忘了布列塔尼和弗兰德斯的宗主权。”


     “不,您这太过分了,亨利二世是安如伯爵,可是那已经是两百年前的事了!您相当于是要恢复金雀花帝国时的版图!”


     “没错,”Tony一脸淡然地面对着面前人的惊慌失措,“我就是想恢复金雀花帝国的版图。而且不接受讨价还价,大使先生,我要的,一个都不能少。”


      Peter看着在座的贵族们,有些心疼这位被威压得几乎要晕过去的法国大使。


     “原谅我,亲爱的、伟大的陛下,我们需要英格兰的援助。但是您的诉求我无法替公爵大人做出决断,我需要写信问他的想法。希望您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大使几乎是站如针毡,可怜的男人似乎是用最后的意志力维持着:“并且,我们需要您的诚意,只有我们的巴掌空挥鼓不了掌,Your Grace。”


     “你竟然敢和英格兰提诚意?!”萨默塞特公爵几乎是要一拳捶在桌上,作为诺曼底地区的负责人,他当然明白当年克拉伦斯公爵远征法国时遭到的毁约和不成比例的赔款究竟是何等令人气愤。


     “别激动,Rhodey,”棕发的君主安抚着在座亲历了远征的贵族朋友,他直视着大使的双眼,“你要诚意,可以。那我就给你看看英格兰人的诚意。”


      Jarvis接到了国王的示意,拍了拍手。很快厚重的会议室门便被打开,Peter惊讶地看见门口站着一身酒红色长裙的Natasha,漂亮的红色长发被卷在脑后,她披着两层薄如蝉翼的白纱,优雅而美艳。


     “这是…?”


     “哦,别急,大使先生。”Natasha染着胭脂的唇角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她的周身都散发着极度惑人心魄的气息,她却偏偏又如玫瑰带着尖锐利刺般难以靠近。


      红发的女侍官手中捧着一个没有上锁的中型宝箱,然而见识过她身手的Peter不自觉屏息而立,直觉让他不会相信一箱子的普通钱财可以称得上是拿下奥尔良党的利器。


      Natasha踏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到大使面前,她的笑容越发迷人,Peter心中的惶惑感也越发沉重。


      箱子被打开的刹那间,大使先生的面色直接由原本窘迫的绯红变成毫无血色的惨白。而看清那些藏在宝盒中的东西后,年轻的男爵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TBC>

---------------------------------------------------------------------------------------------

1.别西卜是个引起疾病的恶魔emmm得到雅称“苍蝇王”


2.因为金雀花开国君主亨利二世是个法国男人,他在法国的头衔是诺曼底公爵安茹伯爵,埃莉诺嫁给他后他成了阿基坦公爵。所以金雀花的国王贵族们用的全是法语,英语被看做是乡下人的语言,只有平民会用。历史上亨利五世才是第一个倡导英语并且支持英语标准化的金雀花国王,他也是第一个私人信件用英语写的国王www


3.唔资料有限,我并不清楚当时具体的省份划分,所以这个不具有历史价值是我瞎掰的。但是这些省份是真实存在的。


4.没错就是他把他老爸的金雀花帝国给败了个光,还签署了约束君权的《大宪章》。


5.1412年8月克拉伦斯公爵与约克公爵等人远征法兰西带着奥尔良人诉求的1000名重装骑兵和3000名弓箭手支援他们,谁想到求助人贝里公爵直接被勃艮第人端了老窝投降了,所以签署的条约全部作废。英国人拿不回说好的阿基坦全境主权,十分不开心,法国人只好给不愿意撤军的英国佬各种赔钱2333我这里因为剧情和人物性格约束,把约克公爵改成了马奇伯爵【我的吧唧宝宝终于有戏份了


6.呃我没看过叉男,关于wanda的身世大家就不要太纠结了叭【被打


7.今天因为涉及了很多历史梗所以解说好长啊【捂脸】感谢食用,打滚求评论~





粮仓:风花的白桃树(●´∀`●)ノ

目录:Chapter 0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番外 1



评论(25)
热度(100)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