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虫铁】Rosa Fenestra 10(abo中世纪AU

预警:

1.背景设定14世纪末15世纪初英格兰

2.梗有来自历史(并非同一时间段

3.与MCU相比时间轴有调整

4.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5.私设如山


声明:

我努力去还原我心中黑暗又灿烂的中世纪,写这个AU也是一被漫威逼上了绝路二是兴趣使然。我自知没有能力面面俱到,所以欢迎捉虫。如果这篇文章有幸在茶余饭后博君一笑,白桃十分荣幸w



我的设想里花窗一共有三个部分,这一更完了以后,第一部分就结束了w











     Chapter 10







      Peter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站回去的,只感觉得到当他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后,整个人都僵硬了半分,脸更是熟得红透。


      Natasha强忍笑意故意不去看他的样子反而让年轻骑士更加慌乱,毕竟那样过于亲密的举动实在是称得上冒犯。他有些不确定的抬头瞄了眼自己面前的君主,却见对方只是不咸不淡地理着因为被人紧拥后皱起的宽袖。


      “呃…抱歉,Your Grace…”

      

      Tony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生气,方才面上因为回忆过往而难以抹去的痛色也已消失不见:“没什么好道歉的,难道我抱不得吗?又不是纸糊的一碰就碎。”


      “我不是这个意思,”栗发的骑士手足无措的试图辩解,搜肠刮肚去找那些隐藏起来的适当词汇:“我…只是惶恐自己逾越冒犯,但是本心不想您如此自责,我不希望看见苛责自己的陛下,您明明没有错。”


      他的鼻尖和怀中还萦绕着对方身上幽淡的木香。Peter知道自己不自觉的贪恋那具身躯,也渴望毫无防备的相处。但他终究不敢直白明示,毕竟自己的角色仅仅是一名臣子。


      站在一侧侍立的Natasha看着Peter不知所措急于解释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玩心大起。她戏谑地列数着:“和陛下骑士比武还得到了来自君主的请赎,受封加爵还在国王的私人住处,现在被特地拉来告知真相,末了再抱上一抱。Lord Parker为人谦逊恭敬,看起来认生,实则和陛下亲密的举动做的可不比别人少。”


      栗发男爵愣愣得看着妆容精致的红发女侍官数着他的“罪行”,脸上热气蒸腾之余,脑内警铃大作胸腔里心鼓直擂。憋了半天只能默默记下一笔:哪怕算上下辈子的功德和福分,也惹不起这位嘴狠的漂亮姐姐。


      “噢,别脸红,小帅哥,反正你的国王陛下他很乐意。”Natasha瞥了一眼自己身前坐在主座上的国王,形状娇俏的红唇微勾,笑得很有些暧昧。


      这下就连向来能端着公式化笑容表情、在任何场合都滴水不漏的Friday也忍俊不禁。尽管她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但那一声“噗嗤”还是在几秒前清晰传入了Tony的耳朵。


      “行了,收一收你的毒舌,Natasha。还有你Friday,成天学她没大没小,”坐在主位上的一国之君颇有些挫败意味地摇着头:“真是要命,在御前都敢这么放肆,君威何在?真是英格兰就算什么都不出,就出些胆大包天的人才都足够我扔给别国的国王活生生气死他们。”


      书房的气氛很快因为方才的几句话而缓和。Peter原先因为无措和被人取笑而脑内空白,现在也很快反应了过来。红发女侍官的那些话并非只是单纯的调笑,更是为了不着痕迹的跳过话题,给了他们两人一个台阶。


      就他自己的发言,话题多少还是会绕回到那些严肃又无解的议题上,他无法不过度关注于国王的情绪波动。仰慕、敬爱和更多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愫让他无法眼见自己的君主陷入痛苦的桎梏,但这又难免让Tony继续自责、继续沉浸在过去失去所爱的痛苦中,同时也让他因此而不安。尽管就性格而言,他必然出言安慰,但英格兰的国王向来不屑他人无关痛痒的安慰,他自然也不会轻易流露出自己在这些事上的雷池供人利用。毕竟逝者已逝,少些无用之举反而不会轻触逆鳞,假如自己因为无心之失戳中Tony的痛处而将这一次会面搅得不欢而散,那便不单单是扫兴的问题了。


      年轻的基德敏斯特男爵不禁对Natasha更多了些敬佩。他清明,心思玲珑者在这宫廷里比比皆是,却多是明哲保身之余损人利己,多少人明面上对他阿谀奉承,就有多少人乐意落井下石巴不得他因为言辞不当落马。


      “你我两人独处...当然她们两个你可以不必介意,大可不用僵硬得像个木头,难道我还能吃了你?”Tony打断Peter的沉思,他拿起印玺从Friday刚刚滴好了火漆的信件上敲下代表英格兰至高权力的狮印,递给了眼前清俊的年轻人:“该有的尊重别丢,也用不着那么见外。我对着上帝和授封骑士的无头剑发过誓,你们Parker一家都是我一生的朋友,我怎么不觉得你对着Mr.Liz这么生分?拿出点男爵的气概来,既然没做错事,别三两句就又是脸红又是抱歉。”


      Peter因为Tony的一席话而有些讶异,接着就是如浪潮般翻涌的的欣喜将他淹没。


      他不再只是遥遥无可期的臣下,也不是君主因为利益链条而捆绑的同盟,而是一个能够被依靠受到最诚挚肯定的朋友。这样的话语对他而言无异于最大的鼓舞,栗发的男爵扬起了融暖的笑:“是,Your Grace!”


      “记得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Mr.Liz,拿到这封信的一刻起他就是Bruce的学生了。”


      栗发的男爵睁大了双眼,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的欢欣溢于言表。能在Banner博士门下学习一直以来都是Ned的夙愿,可毕竟身份有限并非完全的贵胄,他的挚友从来都是只敢说不敢想。如今因为自己得以成为国王的心腹而获得殊荣,Peter忽然也觉得有些烟火气的Tony,远比高高在上不染凡尘的扑克人好得多。


      “我替Ned感谢陛下的厚爱!”


      “听着,Peter,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棕发的君主用那双深珀色的双眸直视着眼前的年轻人,语气严肃起来:“后天是Obadiah的死刑,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必须到场。不是作为我的御前骑士团骑士,而是作为他的世仇之子基德敏斯特男爵Peter·Parker。国法纲纪和政治利益牵绊太多,我能做的,最多就只有公开杀他以告慰你父母在天之灵,我为你们家族报仇的誓言便得以实现。我会将你安排在我身边,毕竟,这一次你我他都一样,是主角。”


      年轻的男爵如何不知,自己的国王远比他更渴望将弑亲的兰开斯特公爵碎尸万段,他尚且能忍,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沉不住气?但是Tony的每一句顾及他感受的话都让Peter感动:“多谢您的记挂,我必定出席。”


      “你的位置会向全世界宣告我对你的器重,如此一来你便得告别过去风平浪静默默无闻的生活,做好心理准备成为众矢之的了么?”


      “请您无论如何都不要觉得愧疚。我既然是英格兰的男爵,便有这份勇气承担所有的责任和来自他人的恶意。”


      我自不惧风雨,不畏前行,唯一惶恐的只有您的抛弃。


      身后厚重的木门被打开,Peter回头,看见贝德福德公爵随Jarvis的引导着走来。他金发的恩师似乎并不惊讶于他的在场,只是一如往常冲他笑了笑,随后向在座的君主行了礼,抬起头时只剩满面肃容:“Your Grace。”


      Tony的面容也很快再次紧绷,他对着Peter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把信交给你的小朋友,这两天给你放假,去看看Lady May,我们后天再见。Friday,送送基德敏斯特男爵。”


      “遵命,Your Grace。”


      Peter看得出贝德福德公爵此次与君主所要商讨之事必然重大,识趣鞠躬退下,走出书房后Tony和Steve商讨的声音很快隐于房内。


      年轻的男爵借着月色打量着手中的信件,封面上潇洒的字迹像是能一笔一划刻进他心里。黑夜的庇护让他放心的宣发着心中的喜悦,没有将那些张扬的快乐敛去。











     两日后,温莎城堡的上区庭院再次聚集了达官显贵,只是气氛远不如先前骑士比武时的热烈喧闹。


      宽阔而高驻的断头台、头戴黑色面具的行刑人和一身圣袍的牧师,无不预示着这方寸草不生的土地将再次迎来了它向来见证的事件——一场大煞人心的死刑。


     早在几个月前,大街小巷已是满城风雨。


     Obadiah·Stane,这位英格兰一度权倾朝野的兰开斯特公爵,加莱镇守官,昔日的摄政王,Plantagenet家族的家长,君主曾经傍依的叔父。一朝叛国与弑君双罪坐实,便被削官剥爵戴罪下狱,这场死刑早就成了人们期待已久的好戏。


     而穿金戴银的人们不似布衣庶民会将死刑当做一场发泄劳苦怨恨的盛会和茶余饭后的谈资。位高权重者的圈子里向来对此忌讳惶然。无需多言,身为金字塔尖的阶级,他们向来享有秘密处刑的特权,可这是场几乎人人都要参与见证的死刑,国王杀一儆百的心思昭然若揭。


     虽说侄子与叔父翻脸早已算作王家常事,可是如此干脆的公开处刑,甚至强硬到但凡有人劝说便视为同罪入狱却是鲜有。多少国王为了收买人心,对于大刑不减施以小惠的做法乐此不疲,可是放在当今的君主头上,这些聪明似乎都成了过眼云烟。


     Tony冷眼看着城堡模糊的玻璃窗外凄凉的上区庭院。那片冻土上小至没有实权的爵士大到手握重权的公爵,无不沉默着端坐在廊架上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此时,国王的房间内依旧飘着宁神的熏香,幽淡的气息舒缓而平和,却无法稀释空气中的凝重。


     Natasha和Friday正忙前忙后替君主更衣,Jarvis则拨了拨香盅,向在窗边的君主问道:“香料已经快要烧完了,需要换上教皇大人送来的鼠尾草吗?”


     “等回来后再向Stephen要现在用的这款,鼠尾草放着赏赐人就行了。”


     金发的侍从官鞠躬行礼:“是。”


     棕发的君主微微侧头,方便Friday替他整理领口,目光却是一错不错地紧紧盯着上区庭院的刑台。那些甚至让他不屑亲往见证的罪犯们正是几个月前替兰开斯特公爵开脱的臣下。他们一个接一个被粗暴的士兵压在了断头台,几声哭饶和绝望的忏悔词过后便是手起刀落的闷响传来。用于行刑的木桩上原本斑驳的暗红霎时被鲜艳的红色覆盖,那些淌下的血液透过窗户依旧清晰而刺目。


     廊架上的许多贵族,有人面如土色,有人面无表情,自然也有人满面春风,可谓人间百态都在这刑场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Nat,”Tony出声,嗓音带上了些失真的沙哑:“你觉得我这么做,错了吗?”


     “为罪大恶极之人开脱便是蔑视上帝的审判和君主的王权,”红发的女侍官微微皱眉,但依旧扯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尽管她通透的、倒映着君主阴郁身影的碧眸中布满了对一身决然的国王的心疼。Natasha转身从Friday端着的天鹅绒软垫上拿起沉重的王冠,替Tony戴上:“其罪当诛以儆效尤,应该的。”


    梳洗着装完毕,在场的所有人皆屈身行礼。即使是在黑云压沉的阴天,王冠上的宝石珠翠依旧泛着残艳流光。


    门外等待的Peter和两位皇亲都在国王出现后齐声问好。


    克拉伦斯公爵和格罗斯特女伯爵向来愿意和这位年纪轻轻却备受关注的男爵开些无关痛痒的友谊玩笑,如今却也只是点头示意后肃容静立,Peter也能猜出了兰开斯特公爵所做所为中的纠葛究竟让多少人心有余悸。


    英格兰的国王用目光扫视了他们一眼,凌厉的视线让哪怕心中无愧的几个人都感到芒刺在背。Tony拂袖迈步:“跟上吧,我不想让Obadiah多活太久。”

     

      国王仪仗下的一行人来到上区庭院时,最后一位劝谏的罪臣刚丢了脑袋,尸体被士兵套上了麻布袋正往庭院外运。那染红了整个布袋后还在满是沙石的地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痕迹的温热血液,让Peter忍不住心脏狂跳,他捉摸不透这究竟是没有来的紧张还是难以言喻的兴奋。他没时间细想,只是跟上Tony的步伐,落座在王家庭廊下克拉伦斯公爵的右边,而他的左侧,则是满脸云淡风轻甚至笑意微微的法兰西大使。


      如此高贵而显眼的的位置,一下子在贵族们中间爆发出一阵细碎的议论,年轻的男爵不自觉挺直了腰背。他心中默念,别人如何看待早已无畏,只是决不能自践身量,辜负陛下才是真正的无地自容。


      刑场主持官高声喊了几声“肃静”后,全场只剩一片寂静。带着冷冽气息的风拂得廊架上的薄纱飘动。随后主持管便朝着另一侧的囚车道:“传罪臣Obadiah·Stane·Plantagenet。”


      四名身着盔甲的士兵得令后将衣衫褴褛的Obadiah押送至了刑台,他白色胡子上已是尘土满布,身上唯一蔽体的破烂棉衫也已斑驳,足以想像出他在牢狱里究竟受到了如何折磨。Peter忍不住微微侧头看向了主座上的Tony,而后者面色如常的端坐着,只是攥紧了权杖到骨节发白的双手出卖了他。


      年轻的男爵皱眉回身,Jarvis手拿敕令走下廊架,宣读他所有的罪状。


      身侧的法兰西大使面上夹带着难掩的笑意,丝毫不见当时被逼问时的惶惑,他向英格兰的主人道:“感谢尊敬而伟大的国王陛下将这杀害…十恶不赦的罪人绳之以法,我必然会向奥尔良公爵大人报告您的公正,司法女神朱蒂提亚必定会为您骄傲。”


       Tony只是瞥了一眼那衣着华丽的大使,从嘴角露出一声轻嗤。  


      “英格兰的如此诚意,大使先生还满意与否?”Vision见自己王兄不愿说话,便接过话题冷冷问道。


      “如此了却奥尔良公爵的一大心愿,我如何不敢有丝毫不满意。”


      “那就看好吧。”克拉伦斯公爵没再理会法兰西人,金色的眸子中满是嘲讽。


       Peter注意到了大使故意的停顿翻篇,不禁心下疑惑,可是谈话的内容似乎都对缘由讳莫如深。


      “…罪臣Obadiah·Stane·Pantagenet,褫夺兰开斯特公爵爵位并处以公开死刑,侍从皆流放出境永世不得再踏上英格兰国土…”


      这时,一个面熟的侍从端来酒水,替向来喜爱红酒的国王斟满。Peter无意瞥见,却觉得这人有些神情迷茫,连目光都是空洞无神。毕竟Tony身为一国之君总要防患未然,能在他身边端茶倒水的侍从向来都是精挑细选,栗发的男爵刚要出声喊下,原本看不清表情的Obadiah却忽然打断了Jarvis,从喉咙中爆发出一阵嘶哑可怖的大笑,那满是皱褶的面容扭曲而张狂,犹如地狱中被罪恶的链条禁锢折磨到发疯的厉鬼。在座贵族惊得面面相觑,而Tony只是皱起了眉。


      刑场主持官见国王面色一沉,不禁冷汗直流,随即怒喝道:“放肆!来人给我把他压上断头台去!”


      “坎特伯雷大主教,”棕发的君主面色阴沉,他指了指老态龙钟的主教:“我敬爱的良师益友,上帝宠爱的人。你,去给那死不悔改的叛徒主持祷告仪式。告诉他,这是被他杀父害母的侄子看在他曾经是金雀花家族的一员上,给予他最后的怜悯。”


      “是…Your Grace。”


      “Anthony·Edward·Stark·Plantagenet!!”被士兵粗暴扯上邢台的Obadiah冲着主位上的国君大喊:“你爸妈是不知好歹的贱人,你也是。爵位就对只给你那些绕着垃圾转圈的苍蝇朋友头上丢,你?一个连自己究竟是什么人都不敢直视不敢承认的懦夫,一个连战争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胆小鬼,就胆敢宣称自己有资格登上王位?”


      Tony的身躯一怔,显然是被戳中了痛处。Peter从没离开过君主的视线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一种让他全身冰凉的预感如同魔鬼的蛊惑般让他忍不住颤栗。究竟什么是“连自己究竟是什么人都不敢直视”?疑惑几乎要将他吞噬,而真相依旧扑朔迷离。


      棕发的君主很快冷笑一声,他所有的怒意几乎都在燃烧的零界点山上。而萨默塞特公爵怒吼道:“陛下再没有资格也比你名正言顺,再不自知也有天命所致。你一个叛国弑君觊觎王位的老贼也胆敢同英格兰合法的国王陛下抗衡?!”

        

      “你以为自己瞒天过海就滴水不漏了吗,少自欺欺人了Tony。别人不明所以你别以为谁都是百无一用的畜生,别以为可以瞒得过我。”男人扭曲的脸上笑容越发诡异:“可怜的奥尔良人,在座安于享乐的愚蠢贵族,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倚靠错了人!”


       棕发的君主捏住酒杯的手因为过于用力几乎在颤抖,他原本漂亮的眼睛中甚至结起了血丝。Peter心急如焚:“陛下直接行刑吧!”


     “不要再管流程了Your Grace!现在就下令行刑!”马奇伯爵焦急地喊道:“他罪大恶极上帝都救不了他!不要管刑前忏悔了他根本不配!”


      “哈哈哈哈哈哈,Tony!你宠幸一个什么都不会的Parker家小子,迟早让你下地狱,Parker家的余孽你倒好好养着当男宠吗!”


      Tony将手中的红酒尽数灌进了口中,将金杯向地上一摔,怒道:“你最好把你刚刚侮辱我和基德敏斯特男爵的话收回去!”


      “你们就不好奇国王为什么不娶妻为什么不透露具体的性别吗?!”Obadiah歇斯底里的狂笑道:“你们都以为他是个对女人没兴趣的Beta!而统治了英国二十年的国王是个屁股里面流骚水在床上扭动着求cao的Omega!你以为我会白白被你杀掉?!就算我插翅难飞下地狱也要你从此生不如死!!”

  

      “信口雌黄!”贝德福德公爵公爵一下立起愤怒咆哮:“还愣着干什么!即刻行刑!!”


      话音未落那狞笑着的人头已应声而落。门口忽然一阵骚乱,Stephen·Strange冲破了侍卫的阻拦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冲主位上的君主大吼:“Tony!不要喝那杯红酒!!快吐!!”


      Peter脸色瞬间惨白,回头时棕发的君主却已面容泛青吐不出什么红酒却直接呕出一口鲜血。格罗斯特女伯爵一把扶助身形已然不稳的君主,忍不住浑身颤抖:“不不…Tony!Tony!你不要吓我!!”


      “快传御医!!Your Grace!”栗发的男爵一步跨到君主面前,却在下一秒彻底僵硬起来。


      棕发国王身上原本幽淡的沉静木香忽然变得浓郁而诱人,那混合着烟草的气息直接笼罩了整个刑场,而他的君主目光涣散早已失去了反抗所有人的力气。


      无法保护珍视之人的恐惧感瞬间占据了Peter的大脑。








                                                                                  <TBC>

---------------------------------------------------------------------------------------------

1.历史上的兰开斯特公爵是个老实人,没干啥事。


2.装b的Tony正式掉了马甲233【为什么我这么开心


3.那什么,下章没车,目前他们的感情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不能乘人之危呀,车要第二部分结束才有233


4.感谢食用,打滚求评论~






粮仓:风花的白桃树(●´∀`●)ノ

目录:Chapter 0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1         

         番外 1


评论(28)
热度(85)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