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虫铁】Rosa Fenestra 4(abo中世纪AU

预警:

1.背景设定14世纪末15世纪初英格兰

2.梗有来自历史(并非同一时间段

3.与MCU相比时间轴有调整

4.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5.私设如山


声明:

我努力去还原我心中黑暗又灿烂的中世纪,写这个AU也是一被漫威逼上了绝路二是兴趣使然。我自知没有能力面面俱到,所以欢迎捉虫。如果这篇文章有幸在茶余饭后博君一笑,白桃十分荣幸w



本来说的要虐铁罐,结果又要推后了。真的本来想写中篇,注定要长篇了【尖叫










     Chapter 4




     中世纪的夜晚总是降临的出其不意。


     它就像落入水杯中的墨彩。起初还只是凝结成一小团萦绕在表面,但在人们慌张的寻找东西补救这杯水的几秒后,只要一个转头,他们就会自暴自弃的发现,那杯原本清澈无比的水已然被染上了浓重的墨色,并且事态还会持续发酵。


      这是Peter包扎完毕后从Banner博士的办公间里出来后唯一的想法。


      天边厚重的火烧云已然暗了下去,庭院中燃起了篝火。那些跳动摇曳的橘色花朵被禁锢在铁栏之中,只能冒着烟向高处奔走,它们即将为宴会中途出门透气的贵族提供夜晚奢侈的光源。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我还以为现在依旧是下午。”


   “你上场比武的时候就已经不算早了,兄弟。宴会很快就会开始,你要是不想翘会不想迟到,我们的动作就该快点了。”Ned拍了拍挚友的肩膀,他的目光里满是调侃,“鉴于你方才笑成那傻样,我希望晚上面见陛下的时候,你可别乐疯了,那样脸可就丢大了。”


   “我尽量,Ned。”栗发的年轻男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有一点让我头疼,Mr.Jarvis说的适合的时间究竟是什么?”


   “陛下给你的哑谜?我可帮不了忙了。反正要去单独见陛下的人不是我。别愁眉苦脸的,多少人羡慕你呢,殊荣啊,兄弟!”Ned笑得有些幸灾乐祸,但很快他就拉着挚友的手快步走向了宴会厅,“行啦,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你想的太简单了,Ned!”尽管脚下步伐不能停,Peter还是忍不住回想方才Banner博士将伤口处理好后,Jarvis侍从官对他说的话。


   “My Lord Parker,陛下希望在今晚单独面见你。”风度翩翩的金发侍从官递给他一杯水的同时这么说道。


   “今晚?宴会结束吗?”


   “恕我没有更多有效的信息帮到您。”Jarvis脸上挂着的绅士微笑,这与Peter儿时问他年末赏赐问题时笑而不语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栗发的男爵无奈地将头转向了正在收拾药品的Banner博士,对方也只是摇摇头。


   “没有明确的地点?也没有确切的时间吗,先生?”


   “恐怕是的,”Banner看了一眼金发的侍从官接过话茬,他温和笑着对满脸纠结的基德敏斯特男爵摊了摊手,“从小到大,我觉得你应该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Peter。”


   “呃,我想我还需要努力一下,Banner博士。”Peter简直哭笑不得,年末赏赐是这样,奖励了马鞭是这样,现在连应召觐见也是这样。他的国王陛下似乎十分擅长让他饱尝喜悦后又陷入彷徨,但是最终也没办法真的生气,甚至连抱怨的想法都没有。


   “别想了,先把注意力集中到即将开始的晚饭上来不好吗?”Ned带有些不满的声音带着点缥缈意味传来,将Peter从回忆中拉扯回了现实。


     已然坐在宴会席上的Peter目视左右满列锦衣华服的贵族,抱歉地悄悄举起杯子碰了碰挚友的,凑近他耳边轻声道:“我今天第一个不敬别人了,就敬你,好伙计。”


   “这还差不多,不枉我为你费心那么长时间。”Ned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了自己的挚友。


     还未正式开始的宴席大厅里算不上人声鼎沸,但是贵族们的说笑聊天依旧此起彼伏。Peter不禁望了望最靠里侧的高座。纵使那处空无一人,也仿佛是整个世间的最顶点,尽管没有头顶金冠的男人端坐其上,依旧有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威慑感。高座后的石墙上雕刻着狮兽,烫金的厚重绒绸布垂落在两侧,雍容不已。


     落座在距离主位最近席座的贝德福德公爵、马奇伯爵和牛津伯爵正讨论着欧洲大陆的军事形势,萨默塞特公爵则与德文伯爵交谈着法兰西王族的党派之争,而其他人谈论着民生百态,贵族夫人们则交头接耳着婚宴嫁娶。


     直到传令官忽然走进大厅,高声道:“陛下驾到——”


     人们纷纷站起,一时间偌大的宴席厅内鸦雀无声,静谧到能听见烛火噼里啪啦地灼烧着。Peter的目光集中在了门口,年轻的男爵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折磨起了他的胸腔。尽管他已经近距离见过了Tony,甚至收到了来自那向来在大众面前不苟言笑的英格兰君主的赞赏,他还是像个小孩子遇见偶像一般忍不住紧张起来。


     脚步声伴随着些许谈笑由远及近,很快英格兰的君主Anthony·Plantagenet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身后跟着克拉伦斯公爵Vision·Plantagenet、堂妹格洛斯特女伯爵Pepper·Potts,法兰西大使团以及贴身的几名男女侍官。


     公爵和女伯爵似乎仍旧因为之前的话题而乐不可支,但他的国王陛下在进门的同时便敛下了脸上所剩的笑意。


     基德敏斯特男爵知道自己的目光已然胶着在了头顶桂冠的男人身上。他此刻无比庆幸自己并非尚未继承头衔的贵族后裔,就像Ned他们,只能低下头以示谦卑而无法一睹国王的姿容。


     他的国王陛下原本因为比武而凌乱的发丝已经被细心梳理好,棕色的中长卷发衬得那最为正式的的正十字帝王之冠愈发闪耀。Tony换上了在Peter记忆中印记最为深刻的赭红衣袍,那些繁复的金色暗纹配上领口的貂绒,合着肩膀处垂在胸前雕刻着金雀花的珠宝配链,一俱让在座的所有人明了他手中至尊的权力。宽大的袍袖直到膝窝,那泛着光泽的绸缎下是君主持着权杖的手,那双带着红宝石戒指的手并不大,却有着常年练剑磨出的薄茧。


     Peter目送着Tony走上台阶,在那因为孓然一人而显得空旷孤寂的主位落座——那长长的、摆满了四海珍馐的黑松木桌本是为了国王夫妻而准备。


     年轻的男爵知道,他的国王陛下已经走完了人生的一半,却至今不曾娶妻。没有人确切明了其中的原因,那些盛传的风言风语并不能让他信服。众所周知Tony的风流不羁,但他毕竟不是昏庸的无地王约翰,早朝晏罢使他即使情妇众多,议会教廷也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毕竟他可以有恃无恐地将王位传给自己忠心又得力的弟弟克拉伦斯公爵。


     或许已经习惯了无所顾忌,或许是厌倦了庸脂俗粉。确实,足以叱咤整个欧罗巴的英格兰国王,如何可以同一个随随便便的女子交好,就算Tony不再在意,英格兰人民也不会同意,他Peter·Parker即使没有立场也不会同意。


     年轻的大男孩试着想象那名能够同他敬爱的国王站在一起的女子。她该是一头金发吗?风姿绰约,聪慧伶俐,血统高贵,不仅继承了大片的土地,还要有着丰厚的嫁妆。纵观历史似乎也只有缔造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之妻,阿基坦的埃莉诺足以配得上他的君主。


     但假若真的有这样一名女子走进了Tony的世界,成为了拥有帝王之心的王后。从此以后的每一场宴会,她都会携着国王的手,伴他左右,甚至在举杯庆贺时得到来自君主充满爱意与敬意的吻…


     Peter不愿再想下去了。


     他本该和全英格兰的人民一样期待自己的君主获得属于他自己的家庭和欢乐,可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栗发的男爵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冷汗,立马抬起酒杯慌张地灌着饮料。Ned突然用手肘撞了撞他的肋骨,惊得Peter差点呛到。


   “怎么了,Ned?”


   “你敢信。老天啊,斯科洛普男爵竟然献上了六只海豚!”Ned凑近他耳边咂舌到,“我从来不知道有钱还能这么花。”


     Peter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二十四名仆从鱼贯而入,每四人共抬一个巨大的木盘,而上面则是装饰着孔雀和雉鸡羽毛的当世最昂贵菜肴——海豚。


   “他这么高调真的好吗。”Peter一阵愕然,但随后有些失笑,虽然为了获得追随者而炫耀经济实力在宫廷屡见不鲜,并且往往行之有效,但那些人手上都有足够的筹码避免自己马失前蹄。而这位斯科洛普男爵就他所知并非国王宠臣,但也摸不透靠山究竟是何人。若非有头有脸的权贵,又怎么能保住他如此自命不凡。


   “想加官进爵或者拉帮结派,有时候显摆一番似乎也是个好方法。”壮实的贵族大男孩努了努嘴,“你看那边那几个,已经蠢蠢欲动等不及想去给斯科洛普敬酒了,我敢打赌那么多公爵他们还一个没谄媚呢。”


“拉帮结派容易,想要靠这个加官进爵?”Peter摇头,他对那些原本可以在海洋里畅游的可怜海豚被烹饪成菜肴实在是感到无法接受,尽管这是被广大贵族吹捧的全新流行,“恐怕他们要失望了,陛下才不会这么无聊。”


     人们总是容易沉醉于声色犬马,相比下午盛大的花园茶会,晚宴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人影幢幢的大厅里气氛越发火热起来。顶着铃铛脚踩尖头鞋的小丑弄臣,拨弄三弦琴念念有词的游吟诗人,还有吹奏竖笛肖姆管的乐师,他们穿梭在席位之间,尽其所能地矫饰着这场暗流涌动的饕餮盛宴。


     很快宴会厅就变成了舞池,贵族男女各怀心事面上笑着与对方共舞。而他作为在下午一鸣惊人的男爵,自然被人冠上了“前途无量”四个字。原本只是个无人问津小人物的Peter此时倒成为了年龄相仿小姐们青睐的对象。那些年轻活力的舞伴身世往往比他显赫,无法拒绝实在是骑虎难下。三轮下来,Peter只能匆匆忙忙地跑出了宴会厅里纸醉金迷的世界。


     他早就在跳第三轮狐步舞的时候,就发现原本与美艳的诺森兰伯爵夫人共舞的陛下从宴会厅消失了,连带着侍从官Jarvis、女侍官Natasha和Friday也没再出现。


     而也许这就是他该单独一人去寻找国王的时刻。走在长廊之上,夜晚的凉风吹得满脸通红的Peter一个哆嗦。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在没有欢声笑语的古堡他处,雕梁画栋投下的阴翳仿佛是恶魔洒下的毒药,令人惶惑不安。


     他并不清楚究竟应该去何处寻找自己的国王,第一个目的地只能定在御书房。然而Peter在转角处踏出第一步的时候长廊上唯一的壁火忽然熄灭,他还来不及感到吃惊,一个人影忽然迎面向他扑来。年轻的男爵下意识地飞快抽出腰间的佩剑,然而那人没有任何动作,就直挺挺地依靠着Peter向下倒去。


   “Hey,你怎么了?!”


     Peter被这重量压的向后趔趄,然而就在他放手的一瞬间,温润的液体忽然从他手掌中汩汩流下,惊得Peter手忙脚乱的将人拖向走廊一边。


     然而借着冰冷月光所见的景象,让年轻的男爵只能到抽一口凉气。


     他的手上赫然鲜红一片,而那名左胸口正冒着殷红鲜血,已然失去性命的人,正是他白日觉得有嫌疑而收为侍从的红发男子。


     从心脏处流出的鲜血缓缓淌满了走廊上的大理石地砖。Peter几乎手脚冰冷,他惊恐地看向前方黑暗处,敏锐的直觉让他知道那不为人知的阴影下,凶手并未远走。


   “是谁?!我以基德敏斯特男爵之名命令你出来!”


     鞋跟踏在坚硬地砖上的声音清脆却可怖,那人似乎并不惧怕他抛出的头衔威压。


     Peter浑身的肌肉都在发紧,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攒住了手中的剑,摆起了格斗的姿势。


   “你太紧张了,”那人忽然开口,踱步走出墙壁下的阴影。苍白的月华洒落在她柔顺漂亮的红发上,那双碧眸透着惑人心魄的浅笑,更让人无法忽视的便是那独特而又迷人的的烟嗓。


   “放轻松,boy。”


   “你是…Romanoff小姐??”





                                                                                   <TBC>

---------------------------------------------------------------------------------------------

1.没错中世纪的菜单真的很吓人,他们不仅吃海豚,还吃孔雀,羚羊,连天鹅都不放过【捂脸】第一次看见中世纪食谱我都吓尿了...

2.狐步舞是中世纪非常特色的舞蹈,以及那时候的人们吃嗨了确实会跳起舞来...

3.阿基坦的埃莉诺,我女神!可以说没有她就不会有金雀花王朝。老爹死后她就是阿基坦的所有者,掌控的领地比王领还大233,一名打实的法国小富婆,教科书式白富美啊。后来她和法兰西国王老公路易七世闹翻离婚嫁给了亨利二世,所以埃莉诺相当于把三分之一的法国都给了小白脸亨利,这么多的嫁妆啊!!

4.感谢各位食用,打滚求评论www





粮仓:风花的白桃树(●´∀`●)ノ

目录:Chapter 0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番外 1










评论(9)
热度(83)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