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荼蘼花事—


除却使君外,何人能赏心?
梅花香正好,惟汝是知音。
——《古今和歌集》

那一年,墨香点点沁人心脾,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

他面容虽一如既往的冷峻,然我却知道他的信任已化作春华悄然在我衣袖上绽放。年幼的我提笔在熏香信纸上摘写下了自认为最为贴切的和歌,置于白梅折扇上送于了他,他英武的脸上第一次对我露出赞赏的微笑。

此后的改变一直在进行着。粗衣劣布被更替为华丽精考的十二单,残垣断壁修复重建为华美宫殿。一切都以飞鸟惊华的速度变换着,直到我以一个得体贵族女子的行为举止来面对他。

不,是皇族女子。

历时多年的调教似乎让我在一夜之中成熟,八面玲珑的我让他痴迷。层层帷帐后的相拥,情意互通的和歌,知心彼此的十三弦曲。安逸的生活像是日后的祇园般歌舞升平,折扇掩面,暗自嘲笑那曾经以自身的繁华而讽刺我的奈良。

时光荏苒,如月如梭。

双手轻捧着桓武的脸,我分明看出了岁月在他面容上留下了无情的痕迹。内心仿佛在颤抖般无法安定,偏撇过头,仍凭发丝摩擦着表衣华丽的刺绣自肩头滑落遮住了我半边的脸。眼泪总是悄声无息地坠落。

不言而喻的哀伤就这么蔓延在空气中。

“我不会那么早就仙去,还未看到最美的你,京都。”他的声音嘶哑而折旧。虽然年月未能带走他的威严,但我仍然知道时间在剥夺他的生命。

衣秧翻飞,在溢满了藤萝花香的和室内,我第一次卸下华贵女子的面具,以一名普通女人的心境吻了那个男人。

美好都是短暂的,他终究只陪了我十二载。樱花纷扬的日子里,我独自站在外院,听着满皇宫的哀戚,扬起了刻意涂抹得如若鲜血的红唇。白衣翩翩哀愁何处去,此时的樱瓣飘飞怎么就如同了溢血的心脏?

悲鸣阵阵,几人真?

我的确不是料错事的人,丧期一过皇子即位时间也已饱和,我就如同传家宝被丢入了他皇儿手中。宫中人情薄凉,新皇哪来的悲恸之心,只顾埋头政事,虽也为我添衣加色,然我还是无法释怀他对桓武的态度。

初者十二年。我没有“妾心长所念,唯君与庶黎”的觉悟。

桓武的死,皆归咎于已死的井上内亲王和早良亲王。我愿执刀看血溅墙头,哪怕不能将其二者本人骨灰再掘以侮辱,也要他的内党死得无法瞑目。残存的思念只会化作铁链将我束缚在地狱以业火锤烤。

那我何必将苦独自下咽?干脆就化身红莲鬼姬,我要将我的怨,我的恨,一并在那些连带弑君的逆贼身上再现。



午夜。

淋漓鲜红飞溅在烤有金银箔的时绘屏风上,惨叫声还未发出便已然哽咽在刺穿的喉咙中。看着插在人身上的匕首以及汩汩成流的血泊。抹了白粉的面颊上传来人原本的血液温度,但这却让我噁心不已。徒手抹去嘴角的绛红一片,无意间沾染到了嘴唇,微抿起唇瓣,腥咸的味道充斥口腔。长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也是同样无法发声,头晕目眩的虚脱感让我忍不住地向后倒。然而眼前却忽然燃起了一围的火,烈火熊熊几乎淹没了我的理智,周围像是来自地狱受难者的嘶吼。鬼怪的面具一张一张出现在眼前,伴随着僧侣们含糊不清的念经声向我的席卷而来。恐惧感如黑暗一般吞噬了心脏,我双手捂耳尖叫着在这狭小的房屋内跑动,被我夜杀男子因惊恐而扭曲到狰狞的脸不断的刺激着大脑。眼泪混杂着汗液淌下,喉咙沙哑却止不住得大喊着“救救我!”然而回应我的还是无声的尸体和冷却几乎凝固的鲜血以及伴随诵经声的吼叫。精神被折磨的几近崩溃,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我在左跌右撞中哭喊着,终于找到了出口,来不及稳住脚跟便冲了出去却被长长的衣物绊倒滚落到草坪上。

如此狼狈,如此不堪。粗重的喘息,散乱的头发,被鲜血污染的衣物,我无疑在这第一次的杀人中彻彻底底的输给了自己。余惊未消我缓慢地转过头去却发现,一切还是如此正常,没有烈火,没有鬼怪,什么我害怕的都没有,唯一证明我方才的举动的只有那一具冰冷的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耳边没有任何刚刚听到的声音,没有嘶吼没有诵经声,仿佛一刻前我只是这样杀了人便离开。

那夜过后的我几乎足不出户,夜晚让我害怕,不止一次恸哭着希望那逝去的心爱之人能够听到。

然而,那一夜过后也让我在惊恐中成熟。

完美的掩盖事实,完美的抹去痕迹。接下来死亡册上的人我不再鲁莽的亲自出马,而是笼络了他们近身侍卫,上演了一出出由我指导的借刀杀人。

我知道,作为一座被天皇光环所拥覆的城池,我能拥有令人嫉妒的奢靡,可是,我的双手也占满了他们不可能承受的亡魂的鲜血。

不论是宫内的肃清,还是日后的平源之战,我都慢慢的蜕变,慢慢的从平静到淡漠,从淡漠到冰冷。

心灵不应该也不再会成为永远的桎梏,它也许早已随着他的离去停止跳动。

风霜或能够洗去铅华,就算作为城池,我的脸上兴许也出现了不易显现的沧桑,然而我不曾低头,哪怕千年似是不可撼动的皇都地位在明治维新后撤去。回首往事我还能依稀记得春和日丽的下午,年幼的女孩以她稚嫩的童音向面前的男人介绍着:

“妾有四神相护,阴阳之法…君行我礼…待君凯归…”





人间五十年,同天下而比不过南柯一梦,人生一度得生,焉有长生不灭者?
——能剧“幸若舞”《敦盛》

评论
热度(11)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