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写给YSL的第二封信》

清华哥哥:



展信安。






国庆最值得期待的一天。
  
  本以为会安安稳稳的推进,听着《いつか帰るところ》,欣赏窗外快速后退的秋田。
  
  然而从早就出现突发状况。
  
  对国庆的客流量有着严重误估的我,面对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入口……只能华丽的错过了原班高铁。而且当时卡上,支付宝上都没有钱,资金周转不灵的缺陷在一时之间全现。手握现金去买票再折回排队,无疑是要错过电影的节奏,还好你转账拯救我,出言安慰,不然怕是要心态崩。
  
  刚安然,打开携程又继续头疼,下班车已然无座。本着比祈求ssr还要虔诚的心度过57%的惊险抢票,好在二等座落实。
  
  过程跌宕起伏自不消说,就像灰暗天空打雷又下雨,还好终于放晴。而此刻心情着实难以描述,似历久却不弥新的调色盘,一朝涂抹便难以洗净,心有余悸。
  
  暗自庆幸的同时悄然发誓,下次绝不能自以为是,总得保证万无一失,实在不敢细想期待已久的约会化作泡影,怕是无法原谅自己。
  
  高铁一路,因为之前的提心吊胆惶然不安而被些许困倦缠裹。当真肉体上的苦楚,会带来精神上的孱弱。嘈杂拥挤的二等车厢,昏沉不清的意识,更让我渴望见到你,似唯你能带来一片净土供我平心静气。
  
  其实现在想想,也不是那么难熬,委屈着委屈着,也就到了站。
  
  时间并不那么赶,我却穿过幢幢灯影,急急奔走,只因你在远方,堪堪令我,望眼欲穿。
  
  此前无数个夜晚我曾幻想我会跑向你,扑向你,激动不能自已。
  
  实则在那车水马龙的地铁站口,看见你寻觅的模样,一时间,天地无垠,人海成空,世界只剩下对影成双。
  
  没有疾步,没有拥抱,只是互相亮了眼眸。
  
  熟悉牵起了手,却说不出什么情深似海,不过一如以往的唠嗑闲聊,却在刹那明了了何为岁月静好。
  
  电影留不下什么太深的印象,我只知你陪我坐到电影散场几近人空,尽管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如此没有言语的宠爱,让人如何自持?自诩性情中人,伸手掰着你的脸,凑身亲吻,是我谋划了太久的场面。可惜你的一下僵硬,让我只得逞了一半。亲到了嘴角,本以为这个吻可以足够缠绵,多少是不甘心的,不过见你隐忍的暗自高兴,倒是不怕惹你反感。随即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画风,总以调侃为乐。
  
  午饭是福州路上的和府捞面,店内放着江南小调,周遭装饰具是不尽相同的书。店员小妹一声“客官”喊得苏人入骨,勾我直恨自己没穿汉服。
  
  双双点了的是番茄豚骨面,真是无意间解锁了相同爱好。
  
  醇浓骨汤配上酸甜茄香,回味的不仅是那熟烂的果味,更是与你相恋,彼时相思酸楚,此时相携温甜。
  
  二人桌上谈天说地,你呢,虽对诗词歌赋无甚兴趣,却在历史的奇闻逸事上与我有着同样的喜好。吃着面,嬉笑指点个江山,比划个春秋,时间流逝浑然不觉。
  
  饭后第一个目的地是好时旗舰店,以为会和纽约的MM旗舰店一样,是充满了都市奇幻和巧克力浪漫的所在。而据你儿时的记忆,也应该是一处约会的好地方。
  
  哪知进了门,我俩都傻了眼。
  
  荒凉破败算不上,但折旧的模样真让人愕然。店面大面积缩水也就罢了,历史展览区直接被商场占去,只剩下几块牌子于穿梭人影间摇摇欲坠。其余不多的空间具成了售货处。无人驻足,只是拿走了商品就排队付账挤着出门。
  
  原本在我心中,随着纷飞红枫跳着小步舞曲的好时小人儿,一下子泛黄,连画面都出现了裂痕。
  
  感叹着时过境迁,心疼着流逝时间,我们再次踏上了繁华的南京西路。
  
  你一心想陪我去爱丽丝咖啡馆,尽管娱乐项目的筛选几经周折,推翻重建了好几个方案,终于还是拉着我向Sweet Wonderland进行。奈何地铁站内人山人海,让我这个怕热闹的假清高望而却步,你只得领着已然头晕的我,在偌大地铁站里找了家满记甜品歇脚。
  
  虽说环境嘈杂了点,但要论退而求其次,也还算不错。点心师活多不差料,双皮奶西米露都是美味,燥热的心被清凉奶露一浇,也便罢静了下来。
  
  浪漫的暖黄灯光,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勾画了我心中对美好下午的幻想。
  
  可以说是个谈情说爱的好时机。
  
  只是选择国庆约会,当真是失算。还没能享受二人世界多久,交警上来不由分说直接开拉了警戒线。
  
  人多,分流,暂封。
  
  一句话六字真言,现实有多骨感,都不需要理想的丰满来对比。
  
  我懵是常事,这回可是连你也淡泊不了,摇头愤恨。看你颇有些气恼,不免又觉得可爱了好多,下午茶成泡影的遗憾错愕多少得到了消减。
  
  上海的交通本是四通八达,可我们硬是被来往游客堵得无处可去。
  
  无奈,无奈,只得转出了地铁站,跑去离站点最近的人民公园,来了场公园大溜达。
  
  真是从未知道约次会能那么多舛,除了上午中午是安然度过的,一下午怎么愣是在奔波了呢。
  
  溜达了没多久,便随意找了个长椅坐着。风拂树叶,婆娑起舞。自然而然的,就靠在了你肩上,熟稔的动作,期待的亲昵,感觉闭眼便能安然入睡。
  
  仿佛十八世纪闲散贵族的恋爱。
  
  可这么难得又珍贵的时光,无论如何都舍不得随随便便任他流失于指缝。
  
  于是听风,听脚步,听呼吸,听你的心跳。
  
  一瞬间有落泪的冲动,说不出是怎样超越言语的心境,只知是无法作解,不可理喻的感性。
  
  半个小时,多是缄默。不是无话,只是无话。心思兜兜转转,还是绕着身边人打圈儿。
  
  如果说公园的柔和,让情愫如絮拂动,那离别时地铁站的喧闹,就让情绪开始汹涌。
  
  离别捎带的酸涩喷发得不可收拾。
  
  默契放慢了脚步,不愿意像平时那样行走带风,一秒一秒,都像在倒数。
  
  站点的楼梯走的沉闷,你却忽然发现不见了钱包。紧张一时逼退了所有靡靡的情感,只是看你蹙眉焦急,我也惊出一身冷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与你一同折身往回赶。
  
  好在最后虚惊一场,二人在人流川息的地铁站内笑得扶墙。而后,你见我走的太偏,干脆搂过我贴近在你身边。
  
  一时间呼吸凝滞,你不知你的一个举动就仿佛心湖投石,激起的涟漪荡得血脉都随着颤动。
  
  人总是自私,哪怕这件事于你而言不算好回忆,但我却庆幸这个插曲让我有足够充足的理由向太上皇皇太后解释我的晚到,也更因为可以与你多呆一时半刻。
  
  过后回味起来,思及未来道路且长,坎坷崎岖不知所向,希望我也能常伴在侧,与你一同面对,一同跨越。
  
  在这场约会的最后,颇有你风格的,牵着我走向人影稀疏的一边,一如既往的用力拥抱,身高差虽然算不上海拔,却依旧让我差点站不稳。
  
  实在是喜欢你身上淡淡沐浴液的味道,彼此松开时也不愿意离太远。短暂的相视,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是否也回转了许多思绪。总之唇瓣相触的温存,轻柔飘入心间,将此前因时光打磨而淡去的印迹加深。
  
  我喜欢蜻蜓点水,也喜欢缠绵悱恻,喜欢平平淡淡,却也向往轰轰烈烈。
  
  既然这份触感无法烙印,只能不断翻新,那么,贪执如我,无论如何都想拥有永久独享权。
  
  面对你,总有太多话太多事,想要说想要做。两颗跳动的心脏,两具炽热的神魂,由这根细细长长的红线牵引,跨越半个中国的宽度,将彼此捆绑。
  
  每天的自己都仿佛需要捧一把红豆,来直面这份感情的聚少离多多多多多多。
  
  于是笑着说再见,笑着走向站台,笑着开始思念。
  
  都市人影憧憧,列车飞驰,带走过客,留下归人。我缓步走出站台,望着天边夕阳,孑然前行。秋日风凉灌满衣袖,可是只要想到你,似乎连未来,都是暖冬。
  
  生命如舟,漂泊于命运之海。我独执木桨,看波浪起伏,日夜瞬息。直到旅行作结,靠岸休憩,终于知道这生如逆旅的意义,就在于百转千回,你是那岸。



Aloisia·Jin
2017.10.3

评论
热度(4)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