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风清奇腐女子,日常作死伪文艺。

【喻文州x你】故人入梦4~7(古风paro

时隔三年回到lof重新做人系列

✧古风paro喻王爷与夫人的爱恨情仇

✧喻总你们的欧欧西我的

✧女主有名字

✧卖萌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嘿嘿嘿嘿嘿

 

 

 http://lancriet.lofter.com/post/1d34990f_109375fd上一更的链接w


 

 

 

 

 

肆.

 

 

 

 

    晨光熹微,鸟语声渐次起落,闲庭外画廊中的春景明媚。你侧身欲眠,却猛然惊醒。入眼是悠悠升腾的熏香烟雾,幔帐是不同以往的正红。

 

    是啊,已不是当初的薄纱珠帘了。

 

    你回身,卧榻另一侧空无一人。你伸手探去,指尖唯留丝绸的冰凉,何来他人的余温。

 

    看来已是离去一阵。

 

    你掀被起身,榻上一抹暗红直映入你双眸,惊得你怔在一处。随即席卷全身的是难以控制的心慌意乱。

 

    你强压心惊仔细感受,并未发觉身体有任何不适。假若这一抹当真是初红,那他甚至都帮你清理了身体?可你因为警觉的性子向来浅眠,就算沉睡也不至于有人推搡都醒不过来。难道昨晚沁人心脾的紫檀香里混入了迷药?

 

    相府的二小姐,对于香道自然需要精通。你可以确切明了喻文州身上的气息是纯净的紫檀香,不掺杂任何异物。

 

    门外传来侍女的问安声,你几乎是下意识合上被子掩盖这抹让你心神不宁的红。

 

    进来的三名侍女里,只有一位是你的陪嫁丫鬟,另外两个自然是王府里的人。你心下畅然明了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什么。有多少人渴望看到相府树倒猢狲散的场景,就有多少人渴望从眼线处听闻你与喻文州并未圆房的消息。

 

    即使她们面上是相府一等的丫鬟,对你尊敬有加,却保不准其中细作的身份在虚与委蛇。当看透了勾心斗角后,你早已没有了勇气去信任这些身处雕梁画栋之中的人。

 

    你向往一夜清梦至,醒时尤回味的恬然出世,却又偏偏目下无尘,容不得任何人挑战你的自尊。你从不容家中蛮横跋扈的小妹对作为二姐的你有丝毫不敬,也从不容下人对作为相府小姐的你有丝毫怠慢。如今嫁入了王府,你自然不会允许别人对作为吴王妃的你有丝毫疑义。

 

    在茫茫浮世中磕磕绊绊,也许你最大的业障就是对尘世的不豁然。明明想要逃离,却不自觉地深陷其中。

 

    如果人间五十年,没有世事牵连的痛苦,是否所有人都不会被逼无奈呢?

 

    你想到了权倾朝野的父亲,想到了温婉端庄的长姐,想到了曾经拥有的欢声笑语。正是因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才会高处不胜寒,才会一朝倾覆后再难见东山。你做不到豁然,做不到随遇而安,做不到放手不管。

 

    要保全的不仅是自己的夫人之称,你更清楚自己的位置对虞家的重要性。

 

    各方势力在家族中的穿插交错,谁又能分清对错?

 

    陪嫁来的贴身侍女替你拢发,而王府内的侍女一个端着装好锦衣华服的漆木盒垂首站立在侧,一个则端着一盅玫瑰露走上前来服侍你漱口。你瞥她一眼,那穿着不凡的小丫鬟也只是卑躬屈膝一言不发。你拂袖,不着痕迹地推开了盖在那抹暗红上的被子,任其展现在人眼前。

 

    “把头抬起来,”你声线向来清冷,此时更因刻意的肃然而颇有些不怒自威,“是王爷分派你们服侍我左右?”

 

    “回夫人的话,正是。”

 

    你看见那名小侍女的神情战战兢兢。

 

    而在这偌大的吴王府,你又何尝不是如履薄冰。

 

    一丝莫名的凄楚从心底钻入四肢百骸,终将你逼得无力言语。

 

 

 

 

 

 

 

 

 

 

 

 

 

 

 

 

伍.

 

 

 

 

 

    喻文州因为繁忙的政务清早已经进宫面上,新婚的繁文缛节你只得独自面对。各类仪式过后,你摒退了侍女,独自一人跪坐于王府的佛堂内躲避他人阿谀奉承。

 

    府中人皆以为你如外界传言那般虔诚信佛,也不好阻拦,你倒正好落得了清闲。

 

    信佛不是本意,只因你月份不足早早来世,母亲以命换命留得你在人间,却无法改变体弱的命数。儿时在姑苏,家中买过许多替身儿却无用处,你只得亲入空门带发修行,实再是不得已而为之。直到父亲一朝拜相,你与长姐被接入京中。长姐入宫后,你随即成了相府第二枚待用的棋子,无奈还俗。

 

    手中的岫山玉佛珠早已被捂得温热,口中念着的经文不知何时已经停下。往事真当不堪回首,你不是无端起愁思,只能叹息,望着镀金佛像出神。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喃喃又念起寺中师父常言的话,你观世事知其无常,却难以摆脱杂念,难以放下一切。明明被种种因缘羁绊束缚在了滚滚红尘中,你却不知道究竟有谁可以陪你忍受轮回六道的寂寥。

 

    蓦地,眼前浮现了喻文州挂着清浅笑意的脸。

 

    在你不完整的记忆中他本应是个陌生人,你却忽然觉得那样的笑容有一丝熟悉,在记忆最深处被蒙上了纱的角落和一个模糊的人影重叠。

 

    脑内闪过一片片破碎的记忆,恍惚间回到儿时还能天真烂漫的烟花三月。碧霄云天下八岁的你在寒山寺内四处调皮疯跑,故意不让婆婆姑子知道自己的行踪,边跑边回头,不慎撞入一人怀中,抬头一看竟是名一袭白衣的翩然小公子。你惊得立在原处不知所措,倒是他挂着笑容蹲下身子与你平视,轻声问你是否无恙。

 

    脑海中的记忆时明时暗,飘忽如尘埃,想寻觅却遗失于指缝间。你记不起那白衣小公子的模样,只有那一抹温润笑意在泛黄的记忆中兀自清晰。

 

    如此熟悉的微笑。

 

    只是一瞬,你头痛欲裂,思路被硬生生打断,本来呼之欲出的答案就此苍白。你恨恨闭眼,却不料脑内的生疼如滔天巨浪排卷而来,逼得你眼前泛黑,枯坐太久根本做不出反应,重心不稳便倒了下去。 

 

 

 

 

 

 

 

 

 

 

 

 

 

 

 

陆.

 

 

 

 

 

    当你转醒,已是黄昏时分。入眼依旧是袅袅熏香的缭绕烟雾和未曾替换的正红幔帐。夕阳铺洒在青砖上,恍如满室碎金。

 

    “醒了?感觉如何?”喻文州从一侧屏风中转出,落座于榻沿,撩起一缕你散落的青丝摩挲,情绪难辨。

 

    他身着白衣,袖边滚了一圈玄青纹路,引得你又在破碎的记忆中看到了那位翩然少年,你难掩痛苦神色,却皱眉轻声道:“妾身无碍。”

 

    “为何不带上侍女?”他的表情平静如常,你却隐约从没有波澜的声线中听出一丝强压的愠意。

 

    攒紧了被角,你参不透喻文州字里行间所流露的情感。是关心?还是因为自己新婚第一日便没能好好端坐有辱门面的不悦?

 

    “妾身自小在寺庙中诵经不曾带有侍女,如是而成了习惯。”

 

    “王府中的佛堂何等偏僻的位置?你可知你被发现时是已是晕倒了半个时辰?”

 

    两相无言,时间在静谧中流逝。

 

    喻文州见你低头不语,只得叹息一声,放轻了语调,“下不为例。”

 

    “妾身谨记。”你低低应声,思绪万千。

 

    喻文州的牵挂令你原本在情爱上静若止水的心皱起了波漾。究竟是什么样的心境让他有如此耐心去关怀冰冷淡漠的你,让未知的情愫蔓延在你的四肢百骸。

 

    你没看见喻文州别过头时嘴角有些自嘲的惨笑。

 

    你难以拼接的记忆,他记得清清楚楚丝毫不差。那是他在面对所有难以跨越的困顿时聊以慰藉的良药,支持他向前迈进。即使是连生的希望都几乎灭尽的困局,他都在追忆起当年寒山寺有你相伴的岁月时忍不住微笑。

 

    而这些被他细心珍藏的美好,于你而言都是遗失的飞灰。

 

    “时辰不早,你且休息,我命人传膳。”

 

    他知道你喜爱清静,因而遣退了侍从亲自照顾。喻文州拂袖欲往门边去唤人,你却在他起身时看见漏在袖口下的手臂和覆盖在其上的白纱布。

 

    清早所见的殷色血痕闪过你脑海,答案似乎已经了然,却牵扯出了更多不解。你下意识拉住了他绣着墨竹的衣袖唤到,“大人。”

 

    他转身,眼里是因你首次主动喊他而起的微微惊讶,“夫人何事?”

 

    你着实不知这件事情要如何开口才不显突兀,咬唇静默的空档,喻文州执起你捉住他衣服的手,紧紧握着。

 

    “昨夜与大人同枕共寝,妾身却自知还是完璧.. ...”你一顿,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抬眸直视着他深邃双眸,单刀直入,“大人手臂上的伤,是今早刻意而为的?”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是看着你,等你的下文。

 

    “大人何必如此?”话音落下的同时,你却忽然发觉其实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想得到怎样的答案。

 

    为了不留破绽不让他和丞相处于舆论流言的不利之地?为了自己不在这王府中被下人视若无物?

 

    “这很重要吗?”喻文州看向窗外闲庭的水木清华,良久才又开口,“我说过不会强迫你任何。”

 

    你本以为自己从来都不屑于男人的承诺,却在他手里学会了相信。

 

    相信他对你的任何一句话,都是真言。

 

    像是察觉了你的恍惚和不安,喻文州俯身,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你的脸颊,摩挲着因为身体不适而退去血色的嘴唇,那样怜惜。

 

    “这件事你不用过分担心,”他嘴角再次噙起了微笑,眼里是温润和深情,“就权当是我与夫人之间的秘密。”

 

 

 

 

 

 

 

 

 

 

 

 

 

 

柒.

 

 

 

 

 

    也许只有情到深处才会止步不前。

 

    喻文州从未如此感到力不从心,越是想要拥你入怀,就越是害怕自己过分主动会让你无从适应,毕竟你是如此敏感而清高。

 

    他想与你携手看遍春秋的花开花落,冬夏的云卷云舒。有挚爱在侧,琴瑟和谐举案齐眉,是他能想过的人生最美好的结局。

 

    他不肯让情感被粉饰,却又不惜代价强迫意欲出世的你留在身边。喻文州向来有足够的自信决胜于千里之外,却在爱情上惶然,在你面前故作轻松,实则早已执迷。

 

    他会等,也赌自己等得起,相差八年的距离,他总相信不至于补不齐。

 

    只因为他爱的人是你,是你而已。

 

 

 

 

 

 

 

 

 

 

 

 

*本句来自《金刚经》,因一切有为事相,皆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变化靡常,执捉不住。如同梦幻泡影露珠闪电,似有似无,因此一切有为法,都要将他们当做梦幻泡影露珠闪电。知其空,不贪生,不妄想。这句话是佛教空观的典型。

 

-------------------未完待续---------------------------------------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仙女们。我原本的计划是每一更都是三章三章这样,但是因为第七章真的很短小所以我就干脆接上了2333

 

明天开始的三天要去社区当志愿老师因此要好久才能一更,爱你们的心不变真的!!

 

难产常客的我会尽量勤奋。

 

欢迎小天使们捉虫。

 

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6)
热度(41)

© 风花与白桃 | Powered by LOFTER